1984年李讷隐姓埋名回韶山被认出后村民询问:你母亲还好吗?

 

  1984年,李讷隐姓埋名回到韶山,几次情绪激动。潸然落泪。这其中的情感,旁人是无法体会的。

  李讷1940年生于延安,当时正是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候。当时,毛主席已年近半百(虚岁48岁),方才26岁,恰逢风华正茂之年。

  对于晚女的出世,毛主席十分高兴。为了给女儿起名字,他费尽了心思。因为本身姓李,原名李云鹤,而毛主席战争年代又曾以李德胜化名。

  所以李讷并没有姓毛,而是姓李。对此,是十分满意的。毛主席依据自己十分欣赏的古人名言:君子敏于行而讷于言。给小女儿取名为李讷。

  后来,贺子珍生的女儿娇娇由苏联回国后,毛主席依旧是根据这句古人名言,给女儿取名为李敏。

  在延安,李讷刚开始是由一位姓景的年轻保姆照管。这位保姆也是一位中共党员,为毛主席与带孩子也是“革命工作”的分工。

  1947年军队攻占延安,毛主席转战陕北。和7岁的小李讷也随同毛主席行动。此时李讷已到学龄,却无法上学,只得由毛主席身边的参谋、干事等人抽空教他学习一些文化知识。

  毛主席很多军机大事都顾不过来,更没有时间来忙孩子的事情了,虽说十分喜欢自己的孩子,但如果要她教孩子学习一些东西,她可没有耐心。

  直到1948年春天,毛主席率中共中央进驻河北平山县西柏坡,局面安定后,李讷才与若干名和情形类似的“中央首长”子女及其他一些随军的孩子一起,开始上简易小学。

  中共中央进入北平,江山初定。李讷才正式上小学,随后上中学。她上的小学北京西郊的育英学校,是专门为高干及烈士子女设定的寄宿制学校。

  在50年代,将自己的姐姐从山东老家接到北京,帮助照料家务。的姐姐还带来自己的儿子。当时,李敏也住毛主席家。

  几个孩子常在一起做功课、游戏等。无疑,在眼中,唯有李讷是自己的亲孩子,所以处处娇惯她。

  也正是因为这样,在李讷少年性格形成时期,就种下了任性、固执的种子。李讷天性聪明,学习用功,有理想,在毛主席教育下对自己生活也有严格的要求,但身体一直不佳,常爱闹病。

  1959年秋天,李讷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。因毛主席酷爱历史,从小就培养李讷对历史和古典文学的兴趣,所以使得李讷对于历史也很感兴趣。

  可以想象,以毛主席之尊,之娇,李讷在北京大学无疑是个特殊的人物,虽说学校很多孩子都是“中央首长”的子女。

  不过,跟李讷比起来,确实还是有些不一样的。不过李讷每周除了周末时间会回家外,其余时间都是住在学校。对于她来说,一周最幸福的时候就是周六跟父母一起共进晚餐的时候。

  她每周回家都是自己从西郊乘公共汽车进城,从不乘小卧车。在刚上学的那段时间里,大多数同学是不知道她就是中国的第一号“公主”的。

  不过,北大校方、党委对她可一点不敢怠慢,他们专门为她选派了一名“又红又专”正派可靠的姓郝的教师全面负责她的学习及生活。

  李讷性情清高、固执、自负。这本是她这个年龄,这种身份的女孩子易有的特点。因此,这也导致她经常会与身边人发生争执。

  一次周末,李讷感冒发烧,仍坚持要乘公共汽车回中南海家中,因为这中间还要换车,所以老师十分担心。

  更何况这是毛主席与的子女,秉着“对党、对毛主席负责”的态度,担心她在路上会出差差,坚持不让她走。

  这让李讷耍起了小性子,老师怎么解释她都坚决要坐公共汽车回家。因为毛主席曾有严格规定,李讷往返学校不得使用小汽车。

  所以,老师们也根本不想着用校车送她。但学校又无法与中南海取得联系。直到晚上,迟迟不见李讷回来,便打电话给学校,这才得知女儿感冒发烧,病得不轻。

  在60年代初困难时期,李讷跟同学们一起在学校吃食堂大灶,也和其他同学们一样每天都吃不饱,经常都是饿着独自。只有到了周末回家时,才能与父母共进晚餐。

  当时按照规定,毛主席与是可以吃“小灶”的,四菜一汤。但以毛主席的性格,他怎么忍心看着全国人民挨饿,而且时常有人被饿死,这样的事情在当时屡见不鲜,而自己在家里“开小灶”呢。

  所以,毛主席不仅没有“开小灶”,而且还削减了自己的伙食标准,并且一度表示不吃肉。

  有一位毛主席的警卫员,后来在某市当上了外贸公司的经理,曾目睹毛主席、与李讷共餐的情景。他感慨不已地说:自己现在宴请外商一餐所花的伙食费,就够三年困难时期毛主席一家半年饭食所需的花销了。

  1965年暑假,李讷从北京大学毕业,身体不好,在《解放军报》挂了个编辑的名,也穿上了向往已久的绿军装。

  进入1967年后,李讷也不怎么管军报的事情了。她成为毛主席个人的联络员或“代表”,负责了解北京各大学运动的情况,向汇报。她的特殊身份自不待言。

  毛主席对于李讷是寄予了极大的期望的,颇有心意培养并让其担“大任”之意,所以毛主席为了“锻炼”李讷,使她日后更快进步,让她奔赴设在江西井冈山下的中央办公厅干校劳动,李讷对于父亲的安排,也是坚决执行的。

  毛主席是大智大勇之人,对于爱女政治上的进步也十分关注。但是,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。李讷当时年届30,仍孑然一身,没有爱人,这也让毛主席有些担心了。

  我们都知道,毛主席作为一代伟人,对于子女的婚事是十分开明的,从来不讲什么包办,也不讲究什么“门当户对”。

  他的长子毛岸英,本是被父亲当作“接班人”培养的,也只是找了一个一般的中共烈士之女;次子岸青,娶的是嫂子之妹;大女儿李敏,与中将孔从洲之子结婚。

  孔从洲原是西北军将领,1946年起义,说实话,其地位身份与毛主席还是存在着很大的差距的。当时孔从洲得知自己的儿子与毛主席的女儿谈恋爱时,整个人是十分惊讶的。

  他严令儿子不许与李敏来往,后来李敏将自己与孔令华谈恋爱的事情告诉了毛主席,并提到了遭到孔令华父亲孔从洲的反对。

  事后,毛主席将孔从洲请到家里吃了顿饭,表示儿女的事由他们自己去决定,长辈们不必过多干涉,孔从洲这才安下心来。

  可能也是因为出生不同,李讷的地位与前边几位兄弟姐妹也有所不同。也正是因为这样,她的地位太高,性情太傲,所以一直无人敢于问津。

  在加上种种因素的影响,大家的注意力也无暇放在她身上,她的终身大事也就这样被一天天地拖了下来。

  就在这时,一位年纪20多岁的姓徐的年轻人,本是中央办公厅北戴河管理处的服务员,东北人,工农出身,文化不高,但生得眉清目秀,机智灵活。

  徐某性格好动,为人热情,他见李讷终日落落寡合,无人与之交往,便不时邀她打球、聊天,或者一块干点农活什么的。一来二往,两人渐渐熟悉起来。

  干校的领导和周围的人们,对此虽说略知一二,但因为这两个人地位、性情、思想等方面差距太大,所以并不往深处想。他们见李讷平日很孤独,想着有个人可以陪伴在她身边,照顾照顾她,以免“公主”心境不佳,也是一件好事。

  但是,还真是他们把事情想简单了。要知道,这两人之间差距确实大,好像是毫无关系的两个人,但他们也是一对青年男女呀,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下,互相陪伴,互相支撑,怎么可能不产生感情呢?

  很快两人就坠入了爱河,等到周围的人们及领导发现这二人“情况有异”时,二人已经如胶似漆,难舍难分了。

  这一消息可惊呆了干校当局和中央办公厅的领导。毛主席与的独生女怎么能与一个工农出身的“小战士”恋爱呢?这在他们看来,简直就是一件无法让人想象的事情。

  这件事后来被紧急报告给了毛主席。干校负责人和中央办公厅领导甚至已经准备自请处分了。

  李讷毕竟是毛主席的女儿,他们也不敢怎么样,但徐某已经被他们“看”了起来,不让他再去接近李讷。于是,固执、任性的李讷从干校上书给父亲,请求与徐某结婚。

  面对这个局面,毛主席毕竟有大英雄的气度,而且他对于子女感情方面的事情,并不讲究门当户对的说话。所以在当李讷提出想要与徐某结婚时,毛主席没有干涉,毅然在李讷的请示报告上批示同意。

  毛主席签字后,并让将报告转阅。对此事毫无精神准备,心虽不甘,但见“事已至此”,又有毛主席作主,也只得签字同意。

  也许,毛主席在这时想到自己当年也是一个农家出身的穷书生,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,能够与留洋归来的湘省头号大学者杨怀中先生的“女公子”结婚的往事。

  当然,这位徐某肯定是不能与毛主席比的,首先他绝无当年毛主席所具有的才干文采。

  就这样,徐某与李讷于不久后正式结婚,婚礼没怎么声张。如果事情就这样发展下去,此事倒也不失为一段佳话。但是,两人结婚没几个月,问题就出现了。

  李讷新婚燕尔几个月后,婚姻就维持不下去了。二人各方面差距是如此之大,怎么形容也不过分,新婚的新鲜感一过,怎能不产生难以克服的困难呢?

  结果,二人分居,徐某被“保送”入河北省某大专院校当了“工农兵大学生”,此时李讷已经怀有身孕,后产下了一子。

  一年后,两人正式离婚。在这个过程中,很多人觉得在中间起了一定的作用。但其实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李讷自己,是她自己感到这桩婚姻维持不下去的。

  徐某在大学毕业后,便复员回到东北老家去了。后来也有一些热心人士想为她介绍对象,但都没能成功。

  70年代中期,晚年无子的毛主席很有心培养李讷。1974—1975年,李讷的地位不断上升,先后担任了中共平谷县委书记和北京市委书记。

  无奈,李讷由于婚姻受挫,精神不佳,的确难以承担重任。对此现实,毛主席终于也以悲哀的心情接受了。到1975年和1876年,毛主席将侄子毛远新从沈阳军区政委任上调来北京,担任了毛主席与中央政治局之间的联络员,取代了李讷的位置。

  之后李讷被中央办公厅安排在北京西城区的一所独家小院中,与已长大的儿子和一位保姆同住。她工资不高,还得雇保姆,不够的部分由“中办”予以补贴。

  到80年代初,李讷的身体稍微好转了一些,遂要求工作。她毕竟是196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的“中年知识分子”。于是,被“组织上”安排在中共中央某研究机构的资料室工作。

  所谓工作,也不过是看看书报,高兴就整理点资料,不高兴就休息。她参加工作的主要目的只是散散心,接触一下社会和人群而已。

  李讷的儿子叫李小宇,生得聪明活泼,他小时候常对人称;“我外公是毛主席”。实际上,他也是唯一的一个第三代传人。

  这个孩子的存在及成长,给苦闷中的李讷增添了许多欢乐。他的父亲在离婚时尚不知有这孩子,后来才知晓。他已在老家再婚,并赴京看望过自己的儿子,其情其景,外人就难以尽述了。

  在这期间,“组织上”及热心人也不断关心李讷的婚姻,不时有人为她介绍对象,甚至还有个别人毛遂自荐。

  直到1984年,在李银桥的介绍下,李讷认识了王景清,对方是一位军队副师职干部,原系南方某军分区副司令员,妻子亡故,已有儿、孙。

  1985年左右,李讷正式再婚,二人结婚时,李讷已40多岁,王景清已年过50,倒也合适般配。后来王景清被组织上调到北京,退出现役。

  结婚后,李讷基本上不上班了。王景清对她很好,一方面操持家务,一方面照顾患病的李讷。两人虽说日子过得辛苦一点,但彼此恩爱,每一天都很开心。

  其实按照李讷的身份,她是完全可以向党组织提要求的,但她从不这样做,就算是再苦再难,她都不会向政府提哪怕一丁点要求。

  曾经,在前往解放军305医院途中的公交车站,人们总能看到一对老人互相搀扶着去乘公交,那就是王景清与李讷。后来王景清买了一辆三轮车,蹬着三轮带着老伴上医院看病。

  1984年8月的一天,李讷回到韶山。为了不给家乡人民添麻烦,李讷并没有在来客名单中填自己的名字,只填写了丈夫王景清的名字。所以当天的接待工作者也并没有特别注意她。

  他们并不知道,旁边这位衣着朴素的妇女就是毛主席的女儿李讷。但是,当她被带到毛主席的墓地参观时,她想起了逝去8年的父亲,想起了那些与父亲相处的日子。

  此时她的眼眶满含泪水,向着坟头深深地鞠了一躬。站在一旁的工作人员也被李讷的举动深深打动,每一个来到毛主席故居的人都会鞠躬敬礼,但是能够如此动情的,还是比较少见的。

  后来他们参观了毛主席的故居,李讷看得十分仔细,好几次强忍着泪水。从毛主席故居出来后,她小声向工作人员问道:“我可以去看看父母的墓地吗?”

  工作人员将他们带到毛主席父母毛顺生与文七妹的坟墓前,李讷站在两位老人的墓前,深深的鞠了三躬,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,眼泪止不住的往出流,嘴里好像还说着些什么。

  这一举动不得不引起随行工作人员的注意了,这位女游客为何如此动情,他们仔细的观察着这位穿着朴素的游客。突然,他们好像听到一句:“爷爷奶奶,我来看你们来了。”

  一旁的王景清知道妻子不愿意将自己的身份告诉大家,所以他一路上都不太敢对妻子表现出过多的关心。但此时他看着情绪如此激动的李讷,赶忙走上前去一边安抚妻子的情绪,一边对众人说:“她是毛主席的女儿李讷。”

  人们仔细观察发现,的确,李讷身高体胖,从背后看颇有遗风,面目又酷似。当被问道为什么不早点说的时候,李讷解释道:“我是的女儿,我怕......”

  韶山领导看出了她的心思,心疼的宽慰她:“你是毛主席与的女儿,回到韶山,不就是回家了吗?”

  一句话让李讷流下了感动的泪水,途中,还有一些好奇心重的群众向李讷提问:“你母亲还好吗?”对此,李讷并没有说话,眼睛看向前方跟着队伍继续往前走。

  此次返乡对于李讷来说,既是为父亲实现了遗愿,也为自己实现了多年来的心愿。而故乡的一切,让她感受是那样的亲切,又是那样的让人温暖......

  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  对手离谱丢空门!巴萨真悬了:末轮赢拜仁才确保出线队都有可能出线!刚上场就轰任意球绝平 末轮迎生死战

  刚刚,大批留学生拒绝返澳!返澳票价竟下跌!澳移民大增至20万,政府发最新声明

  Riot Games 公开英雄联盟格斗游戏《Project L》实机画面

  支持10×20米大空间,Holomia发布Quest真人CS游戏《MissionX》